快捷搜索:  鬼故事  悬疑
短篇鬼故事之键盘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键盘冤魂

人物:谢烟客/四通地点:公司机房时间:九八年九月 谢烟客前不久来了一次北京,一起喝酒的时候聊的好开心,他是一个很灵秀的人,要不是他喝醉了,也许我们就永远都别想知道下面的这个故事了..... 烟客前不久在做一个cgi的聊天室程序,使我兴奋不已,照我和他的关系混个网管当当应该没什么问题,所以那些日子我老是催促他赶紧干活,早日给我把帽子带上,过了几天,他好象忘了这件事, 无论在聊天室和icq...

短篇鬼故事之不屈的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不屈的冤魂

母亲喊冤   李常清是县里负责治安等部门的副县长,他四十来岁年龄,但显得要苍老些,因为当县长三年来,一直是一个为民着想的好官,一身清廉,两袖清风,这些共产党员的优良传统,都能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来。为人也很和气,没有一点架子,常和老百姓们打成一片,所以县里谁要是有了困难或不满,自然都会想到他,这不,现在就有个女同志来找我们的县长了。  来者是县纺织厂的退休职工,叫张桂玲,但大家都叫她陈嫂,五十多岁,...

短篇鬼故事之井中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井中冤魂

    亲亲娘亲在耳边一直在讲诉她的光辉历史,从由丫鬟变成三夫人,到打过大夫人的脸,踢过二夫人的小腹,抓过四夫人的头发,还骂哭过五夫人…………“什么?五夫人?”我疑惑的问。突然,亲亲娘亲好像是触了电一样,连忙改口道“啊,不对,不是的,那个,这个,额,哈哈哈哈”不是吧...

短篇鬼故事之别骂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别骂冤魂

    接着说村里除夕请祖宗回家过年的怪异事。我村2300多人口,也算个大村子了。村东有个人叫大田,家穷,从四川找了个媳妇,模样挺俊,村里人喜欢和她开玩笑。大田对此还挺在乎,为这时常打她。前年收完玉米,大田媳妇坐邻居的三轮到地里又去割豆子,被大田撞到,等晚上就把媳妇打了,打完之后大田自己就睡了,也没管媳妇。     等第二天早晨起床,才发...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

    新婚之夜,仓房里的鸡鸭全部死掉了,死相非常恐怖,羽毛被拔得光光的,混着已经凝结的血沾满整间小房子。十几只没有头的鸡鸭光秃着身子七扭八歪地倒在地上。    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婆婆,当时吓得昏死在地上。     又是掐人中又是用药油揉太阳穴,众人弄得一身的汗。婆婆才悠悠转醒来,见了一屋子人围在她床前,颤着...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索命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索命

    民国七十四年发生了一桩轰动一时,绑票勒赎,继而将被害人撕票的刑事案件,在警方专案小组人员经过两个月的细心追查下,於六月二十七日在北宣公路坪林的一处山崖下,终於挖出了被害人杨银火的尸体。   歹徒说明了杨银火被打死的经过,他说当时是杨银火被绑票的第十二天,因不堪被绳索捆绑无法动弹之苦,遂跟看守他的人吵起来,杨银火大叫∶“你们这样待我,不如让我死掉算了...

短篇鬼故事之不死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不死冤魂

母亲喊冤   李常清是县里负责治安等部门的副县长,他四十来岁年龄,但显得要苍老些,因为当县长三年来,一直是一个为民着想的好官,一身清廉,两袖清风,这些共产党员的优良传统,都能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来。为人也很和气,没有一点架子,常和老百姓们打成一片,所以县里谁要是有了困难或不满,自然都会想到他,这不,现在就有个女同志来找我们的县长了。   来者是县纺织厂的退休职工,叫张桂玲,但大家都叫她陈嫂,五十多岁...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

    二蛋的爹是个老剃头匠,二蛋爹去世后就把这祖传的手艺传授给了他,还留下了一套剃头的家伙什。二蛋所在的小岗庄不算小,有2000多口人,在附近也算是大村,有这么多的脑袋,二蛋不愁没生意做。二蛋理发不用电推子,用的是剪子和刀子,靠的是手上的功夫,二蛋的绝活是刮光头,能把头刮得发光发亮,照出人影来。     这几年,随着外出打工的脑袋越来越...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

短篇鬼故事之冤魂

   新婚之夜,仓房里的鸡鸭全部死掉了,死相非常恐怖,羽毛被拔得光光的,混着已经凝结的血沾满整间小房子。十几只没有头的鸡鸭光秃着身子七扭八歪地倒在地上。   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婆婆,当时吓得昏死在地上。    又是掐人中又是用药油揉太阳穴,众人弄得一身的汗。婆婆才悠悠转醒来,见了一屋子人围在她床前,颤着声说道:“那些&hell...

短篇鬼故事之新聊斋:冤魂头骨

短篇鬼故事之新聊斋:冤魂头骨

    话说锦州有个黑山县,解放战争中著名的黑山阻击战就发生在那里,有个101高地,现在那里松林郁郁葱葱,有块英雄纪念碑立在那里。     这附近有个村子,村子有夫妻二人,男的叫老宽,女的叫小白。两口子恩恩爱爱,男的也不出去打工,就守在家里跟老婆种大棚,种点青椒、棚桃。     这天晚上两人看过电视就都睡觉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