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神秘城市 | SMICS.NET > 鬼故事 > 短篇鬼故事之一地骨头

短篇鬼故事之一地骨头

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下午,中国的某地。赵老太太正在钱老太太家里跟其他三位老太太搓麻将。赵老太太今天不仅手气臭,而且心神不宁,嘴里磨磨唧唧老念叨着孙子,一会儿的功夫就出错了好几张牌,自己明明和了却不知道,糊里糊涂就把手里的三万给打了出去。下家儿孙老太太一把就摁住了,裂开稀稀拉拉几颗牙齿的嘴巴,布满了岁月痕迹的脸庞就绽开了笑容:“嘿嘿嘿,狗秃儿他奶呀,我就差这张牌了……”说着哗啦把面前的一溜牌推倒,“和了,嘿嘿,和了。”

  其他几位老太太就翻自个的口袋,每人捏出几张毛票或者钢蹦儿。孙老太太拿着一个一分钱的钢蹦儿说:“狗秃儿他奶,你这是一分钱啊。”

  赵老太太一看,脸色一下子暗了好多,说道:“我刚在老付家小卖部花一块两毛钱给我孙子买了个气球,给他一块五毛钱,找给我三毛钱。这钢镚儿都是他找的。让这王八蛋给糊弄了,我愣没看出来。——给你换个一毛的。”

  李老太太就说:“狗秃儿他奶,你今儿个有点儿不大对劲儿呀,跟脑筋没在这儿似的。”

  “可不是嘛,我这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。把孙子一个人放家里,我老惦着,心思不够使。”

  “嗨,这有啥不放心的?前后门儿不是都锁了吗?还有你们家那个狼狗大老黑,多大的一个儿?都快赶上小驴子了。谁敢进你们家门儿呀?”孙老太太说。

  “就是,”李老太太发话了,李老太太跟赵老太太是邻居,“上回你们家大老黑半夜接墙头窜到我们家院儿里,我跟我老头子就听见猪圈里猪吱吱儿的叫唤。起来到猪圈一看,嘿,大老黑正趴在母猪身上一动一动地,干那事儿呐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一群老太太狂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