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  鬼故事  悬疑

短篇鬼故事之鬼没

  大家都认为慕容家的事属于意外之灾。没有人警惕。 
   
  除了张古。 
   
  张古除了戴着鸭舌帽,墨镜,叼着烟斗,又配了一个文明棍。 
   
  他不能断定一切都是那个男婴干的,他不能断定那个男婴到底是什么,他不能断定17排房到底有几个男婴,但是他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来自那个男婴的一股丧气。 
   
  这丧气弥漫在小镇上空。 
   
  这天,张古看完电影回家,在月色中,在溺死迢迢的井的原址上,他看见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还在动,好像是一个小小的婴儿。 
   
  张古倒吸一口凉气:难道是迢迢不散的冤魂? 
   
  他停下脚步,仔细看,隐隐约约好像是他! 
   
  他??? 
   
  他好像也看着张古。 
   
  过了一会儿,他跑到栅栏前,灵巧地越过去,不见了。他跑得特别快,十分地敏捷。 
   
  张古快步来到李麻家的窗前,看见那个男婴正在地上专心致志地玩积木。他确实已经摞得很高了,像一个奇形怪状的房子。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