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  鬼故事  悬疑

短篇鬼故事之锋芒

  三十年磨一器。 
  男人,有手段,有蛮力,有巧劲,并,挨得住孤寂。 
  炼炉的火焰,由青白,转而纯青,映照他一身油光发亮的肌肉,透出膨胀的筋脉,蓄势待发。 
  第三次退火,复合了坚硬的表层和柔韧内里,剑身精纯无比,只蕴藏了火的戾气。 
  最关键的锤锻。 
  不能多,不能少,共要九千九百九十九下。 
  男人有些紧张,但更按耐不住兴奋。 
  铿锵的铛铛之音,像是他心跳,每一下都强而有力,又拿捏得均匀。 
  就在这心跳中,他的宝剑,已然敲打成形。 
  匀称的剑身,中间饱满,周身轻薄,宽长适宜。 
  浸入撒了碳粉的泉水中,嘶声费烈,像是最初的一声啼。 
  男人知道,它,从此活了。 
  打磨、抛光、套柄、结穗。 
  男人几乎不眠不休。 
  足月的剑,不谙世事,全靠他悉心养育。 
  最后,是开锋。 
  他的手,着一枚特殊磨石,小如指甲,合了精油,细细抚擦。 
  单调的动作,反反复复,但就在这无尽的反复中,愈来愈利。 
  也不知磨了多久。 
  渐渐的,男人终于支持不住,沉沉睡去。 
  妻子端了参茶进来,他,毫不察觉。 
  妻子望着他怀中。 
  剑身暗哑,却好像厉眼瞧着她似的,撩拨得她心烦意乱。 
  她又妒忌。 
  丈夫付诸所有心血,甚至此时身上还透着它出炉时,炽热的腥甜。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