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神秘城市 | SMICS.NET > 鬼故事 > 短篇鬼故事之外国鬼故事:该死的人

短篇鬼故事之外国鬼故事:该死的人

    我们四个人坐在木屋里,围坐在桌子四周玩扑克牌。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煤油灯,壁炉里一堆火已经烧得差不多了,仍然散发出一股热气,这热气在这寒冷的夜里是很受欢迎的。

  木屋不精致,只有一个房间,里面摆着四张小床,一个烧饭用的大火炉。房屋只是用来避风雨和睡觉而已,如果谁想住得舒服些的话,还有别的地方。

 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矮胖的名叫黑田的人,他是个成功的律师,深度眼镜陪衬下,显得很有学问,我两天前才认识他。

  坐在我左边的是娄贝,他很胖,两眼有眼袋,衔着雪茄的厚嘴唇噘着。

  右边是考尔,他的身体显得很健壮,肌肉紧紧的,结结实实。

  在这湖边当了二十年的导游,做着一份比我们三人都健康的工作,这点事由他的壮健身体来证实。“该你了,南克。”黑田对我说。

  我瞄了瞄手中的牌,三个皮蛋,够赢他们任何人。但有些事情涉及到的不仅是钱,娄贝是我的老板,他可以让我当广告部经理,甚至副总经理,我不会为这区区数元美金而惹怒他。我说道:“我不跟了。”

  娄贝拿出两张五元钞票:“跟进十元。”

  律师微笑着:“我看看,跟进十元。”考尔摇摇头说:“我跟不起。”

  我奇怪,为什么这位导游要参加这个牌局,他的经济状况显然不如我们,不过,他或许一心想赚我们几文,而不考虑钱的来源,黑田和娄贝,牌艺都相当精,尤其是娄贝。

  星期五下午,一架水上飞机送我们来湖边度周未,钓一次鱼。

  现在周未差不多要过去了,明天早晨,飞机就会来接我们。我一起来,并不是我喜欢钓鱼,而是给娄贝机会了解我。此行是我的主意,他临行前对我说:“我喜欢多了解和我在一起工作的人,你知道,这个工作很重要,不能随便找个人。”

  说真的,那不算是真正的邀请,也不能说是命令,但我还是收拾多年未用过的钓鱼用具,吻别妻子,加入他和黑田的钓鱼行列。

  娄贝把另一张十元钞票推向桌子中间:“我要看牌。”

  黑田摊牌:“两对,一对九,一对小二。”

  娄贝咯咯笑了,他将手中的牌成扇形亮出:“三条四。”

  如同我所预料的,我手中的三个皮蛋准赢。

  考尔背靠椅子,双手抱胸。历经沧桑面孔上的眼睛,呈淡蓝,并逐渐眯起,同时还露出了邪恶的凶光。我不知道他是因为输钱,还是波恩酒的关系。黑田捡起纸牌,准备再洗。我站起来,说:“我今晚不再玩了。…

  “去你的,”黑田说:“三人玩不好。”“你俩玩吧。”考尔说:“我也玩够了。”

  黑田扔下手中的牌,说:“上床睡觉太早了,现在做什么好,到火炉边去,讲故事?”“我有个故事。”考尔说。我们全凝视着他。